欧洲杯:危机与生机并存

admin 2021-11-17 13:34

  欧洲杯赛匈牙利队与法国队一战,布达佩斯普斯卡什大球场座无虚席。视觉中国供图

  北京时间6月21日凌晨,意大利队在本届欧洲杯A组小组赛最后1轮比赛中以1∶0击败威尔士队,成为杯赛历史上首支小组赛3连胜且零封对手的球队——就连最乐观的意大利球迷也不敢在赛前“幻想”这样的完美开局,这支球迷遍布全世界的欧洲球队,比较擅长的剧本是小组赛跌跌撞撞,生死战最后一刻惊险晋级,然后在淘汰赛中“点杀”强敌——2012年欧洲杯,意大利队1/4决赛“点杀”英格兰队,2016年欧洲杯,意大利队1/4决赛“点杀”德国队……

  意大利队的“强势”令人意外,土耳其队的弱势同样令人“意外”:以1∶3输给瑞士队后,土耳其队以3连败丢8球仅进1球创下队史耻辱纪录,“第二支欧洲杯出局球队”与这支素以“彪悍”著称的球队并非合适搭配(C组欧洲杯新军北马其顿队2连败之后确定出局)。

  这些绿茵场上的“意外”,让迟到了1年的这项欧洲大陆上最重量级国家队级别赛事仍然扣人心弦——直到开赛前一个月,欧足联还无法确定所有比赛的赛事信息:由于原定办赛的2020年恰逢欧洲杯60周年纪念,本届欧洲杯赛不再有“主办国”概念,12个欧洲国家的12座城市里的12座标志性球场,都要在本届欧洲杯赛当中承担比赛任务,但直到5月中旬距离开赛只有1个月时间,欧足联才确定全部比赛将被安排在11座球场举行,西班牙的毕尔巴鄂和爱尔兰的都柏林,因为防疫相关规定无法达到欧足联设定的比赛入场观众标准而被放弃,调整后的11座比赛球场,只有匈牙利布达佩斯球场能够“100%”向符合防疫措施的球迷开放,其余绝大多数球场向球迷开放的座位,只占球场容量的33%左右。

  因此用“危机四伏”来形容等待开赛的欧洲杯赛并无不妥,新冠肺炎疫情是最大隐患,防控难度不会因足球的热情而降低,匈牙利作为欧盟疫苗接种率第二高的国家才敢尝试完全开放球场,但欧洲多国相关部门不敢大意,态度仍然谨慎,慕尼黑的安联球场和伦敦的温布利大球场开放区域最小(约为25%)。据记者了解,欧足联已经考虑将本届欧洲杯赛最后3场比赛(2场半决赛和1场决赛)由原定的温布利大球场移至布达佩斯的普斯卡什竞技场举行,以便为球迷营造更好的观赛氛围,不过这一提议还未达成共识。

  除了球迷的观赛危机,欧足联还要应对来自场内的“球员危机”——对丹麦队中场球员埃里克森的成功抢救,只是欧足联“做好了该做的事情”,而当时的场面让人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B组第一场比赛,整个欧洲杯赛的第三场比赛,丹麦队对芬兰队,比赛地点在哥本哈根,30岁的埃里克森是丹麦队中场核心,他长时间在英超热刺队效力,上赛季转会至国际米兰并随队成为意甲联赛冠军,他是丹麦球迷心中最具有影响力的现役球星,比赛开始不久,在无身体对抗情况下埃里克森倒地且呼吸暂停,所幸各方应对无误,埃里克森被及时送医抢救,一周后埃里克森出院时身体已无大碍,但是否还能征战职业联赛,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此外葡萄牙球星C罗和法国球星博格巴在赛事发布会上对官方赞助商不友好的举动,也让欧足联权威形象受到挑战。C罗将摆在桌面上的可乐饮料放到一旁,示意自己“喝水”,博格巴则是直接将桌面上的啤酒拿到桌下,好在官方赞助商充分表示“宽容”才没有让风波进一步延续——对于身处体育产业链上游的顶级赛事而言,赞助商的支持必不可少,来自欧足联官网的信息显示,本届欧洲杯赛共有12家官方赞助商(其中包括4家中资企业),而突然引发C罗和博格巴“不爽”的饮料、啤酒品牌,已是耕耘欧洲足坛甚至全球体坛多年的合作伙伴,由于上述品牌在欧洲足坛遍布各大球场且享有顶级赛事相关权益,两名球星的举动仅以“个人行为”解释不算合理。

  好在欧足联“危机公关”能力尚可,而以“足球”为核心主旨的赛事,还会持续为欧洲杯赛提供盎然生机,这届特殊的大赛才不至于线日凌晨,本届欧洲杯赛最后2场万众瞩目的小组赛(德国队对匈牙利队、葡萄牙队对法国队)将在慕尼黑和布达佩斯两地同时进行,这个小组的“刺激”之处在于,每支球队都有可能出线,每支球队也都有可能被淘汰——这样集合众多顶级球星、充满巨大悬念的“生死大战”,欧洲民众乃至全球足球爱好者对于足球割舍不开的真挚感情,才是欧洲杯赛事无法取代的核心价值。

  事实上球迷的诉求并不复杂,一言以蔽之就是“看最好看的比赛”,所以欧足联化解压力、转“危”为“安”的关键,不在于无休止扩军、稀释比赛精彩程度,而在于赛制设计、刺激各队顶级球星们“出工也出力”的招数和为球迷服务的意识与措施。

  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北京时间6月21日凌晨,意大利队在本届欧洲杯A组小组赛最后1轮比赛中以1∶0击败威尔士队,成为杯赛历史上首支小组赛3连胜且零封对手的球队——就连最乐观的意大利球迷也不敢在赛前“幻想”这样的完美开局,这支球迷遍布全世界的欧洲球队,比较擅长的剧本是小组赛跌跌撞撞,生死战最后一刻惊险晋级,然后在淘汰赛中“点杀”强敌——2012年欧洲杯,意大利队1/4决赛“点杀”英格兰队,2016年欧洲杯,意大利队1/4决赛“点杀”德国队……

  意大利队的“强势”令人意外,土耳其队的弱势同样令人“意外”:以1∶3输给瑞士队后,土耳其队以3连败丢8球仅进1球创下队史耻辱纪录,“第二支欧洲杯出局球队”与这支素以“彪悍”著称的球队并非合适搭配(C组欧洲杯新军北马其顿队2连败之后确定出局)。

  这些绿茵场上的“意外”,让迟到了1年的这项欧洲大陆上最重量级国家队级别赛事仍然扣人心弦——直到开赛前一个月,欧足联还无法确定所有比赛的赛事信息:由于原定办赛的2020年恰逢欧洲杯60周年纪念,本届欧洲杯赛不再有“主办国”概念,12个欧洲国家的12座城市里的12座标志性球场,都要在本届欧洲杯赛当中承担比赛任务,但直到5月中旬距离开赛只有1个月时间,欧足联才确定全部比赛将被安排在11座球场举行,西班牙的毕尔巴鄂和爱尔兰的都柏林,因为防疫相关规定无法达到欧足联设定的比赛入场观众标准而被放弃,调整后的11座比赛球场,只有匈牙利布达佩斯球场能够“100%”向符合防疫措施的球迷开放,其余绝大多数球场向球迷开放的座位,只占球场容量的33%左右。

  因此用“危机四伏”来形容等待开赛的欧洲杯赛并无不妥,新冠肺炎疫情是最大隐患,防控难度不会因足球的热情而降低,匈牙利作为欧盟疫苗接种率第二高的国家才敢尝试完全开放球场,但欧洲多国相关部门不敢大意,态度仍然谨慎,慕尼黑的安联球场和伦敦的温布利大球场开放区域最小(约为25%)。据记者了解,欧足联已经考虑将本届欧洲杯赛最后3场比赛(2场半决赛和1场决赛)由原定的温布利大球场移至布达佩斯的普斯卡什竞技场举行,以便为球迷营造更好的观赛氛围,不过这一提议还未达成共识。

  除了球迷的观赛危机,欧足联还要应对来自场内的“球员危机”——对丹麦队中场球员埃里克森的成功抢救,只是欧足联“做好了该做的事情”,而当时的场面让人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B组第一场比赛,整个欧洲杯赛的第三场比赛,丹麦队对芬兰队,比赛地点在哥本哈根,30岁的埃里克森是丹麦队中场核心,他长时间在英超热刺队效力,上赛季转会至国际米兰并随队成为意甲联赛冠军,他是丹麦球迷心中最具有影响力的现役球星,比赛开始不久,在无身体对抗情况下埃里克森倒地且呼吸暂停,所幸各方应对无误,埃里克森被及时送医抢救,一周后埃里克森出院时身体已无大碍,但是否还能征战职业联赛,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此外葡萄牙球星C罗和法国球星博格巴在赛事发布会上对官方赞助商不友好的举动,也让欧足联权威形象受到挑战。C罗将摆在桌面上的可乐饮料放到一旁,示意自己“喝水”,博格巴则是直接将桌面上的啤酒拿到桌下,好在官方赞助商充分表示“宽容”才没有让风波进一步延续——对于身处体育产业链上游的顶级赛事而言,赞助商的支持必不可少,来自欧足联官网的信息显示,本届欧洲杯赛共有12家官方赞助商(其中包括4家中资企业),而突然引发C罗和博格巴“不爽”的饮料、啤酒品牌,已是耕耘欧洲足坛甚至全球体坛多年的合作伙伴,由于上述品牌在欧洲足坛遍布各大球场且享有顶级赛事相关权益,两名球星的举动仅以“个人行为”解释不算合理。

  好在欧足联“危机公关”能力尚可,而以“足球”为核心主旨的赛事,还会持续为欧洲杯赛提供盎然生机,这届特殊的大赛才不至于线日凌晨,本届欧洲杯赛最后2场万众瞩目的小组赛(德国队对匈牙利队、葡萄牙队对法国队)将在慕尼黑和布达佩斯两地同时进行,这个小组的“刺激”之处在于,每支球队都有可能出线,每支球队也都有可能被淘汰——这样集合众多顶级球星、充满巨大悬念的“生死大战”,欧洲民众乃至全球足球爱好者对于足球割舍不开的真挚感情,才是欧洲杯赛事无法取代的核心价值。

  事实上球迷的诉求并不复杂,一言以蔽之就是“看最好看的比赛”,所以欧足联化解压力、转“危”为“安”的关键,不在于无休止扩军、稀释比赛精彩程度,而在于赛制设计、刺激各队顶级球星们“出工也出力”的招数和为球迷服务的意识与措施。

评论 0

<